容与

希寡:短篇片段之(二)

依然不知所云。

-----------------------------------------------------------------------------

“这简直难以置信!”娜塔莎.罗曼诺夫一脸不满地看向她的女朋友,“我必须得说,这实在是难以置信!”

    苦笑着,玛利亚.希尔倾身向前试图抱住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黑寡妇,但不幸地,她被她的红发杀手推开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事实上,自从她们确定关系的几个月以来,她们一直相处融洽,但直到刚才那一刻,见鬼的托尼.斯塔克。

    托尼其实蛮冤枉的。他只不过是好奇心爆棚之后多事儿地问了娜塔莎一句“和冷面指挥官约会的感觉如何”罢了,他表示这完全是合法而合理的好奇心。但这却捅了大篓子。

    说真的,谁能想到呢,踩着高跟鞋光彩照人的女间谍几十年来好不容易认认真真地和一个人谈恋爱,竟然一反以前罗曼蒂克的作风,老老实实地像纯情的小女生那样谈一场纯情的恋爱呢?不,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没上过床,相反地,她们把不该做的都做了,可直到托尼那个愚蠢的问题,娜塔莎才发现问题,她和玛利亚从来没有过一场像样的约会。


    “你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玛利亚希尔,我必须告诉你,这简直难以置信。”没有等希尔做出任何反应,娜塔莎径自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迈着她的小短腿跨出房间并甩上了门。

    哇哦,这下难办了。希尔一下子躺倒在沙发上。这其实不是她的错,自从她们确定关系以来,她们一直在忙于各自的工作,永远做不完的文书工作,前仆后继想要称霸世界的反派们“此起彼伏”,还有,最糟糕的,尼克弗瑞那天马行空的巧妙计划。

    这些几乎占据了两人的全部时间。幸运的是,她们总是能抽出一个电话的时间,吐槽现在愚蠢的恐怖分子和差不多同样愚蠢却指手画脚的国会成员。

    但是,的确,她欠娜塔莎一次,也许是很多次,约会。


    问题在于,玛利亚希尔并不知道如何约会,她也没有和任何人约会过。这还用问么,谁能想象得出一脸公事公办的玛利亚希尔和别人约会的样子呢。希尔曾经在高中时见过,那些自以为帅翻了的中二少年骑着摩托,后座上坐着花枝招展的姑娘,然后呢,他们在整个城市乱窜,或是更糟,聚在一起酗酒或嗑药。

    而在特工生活中,一切显得更糟糕。红酒,烛光晚餐,然后各怀鬼胎地吃完晚饭迫不及待地滚上床,这时候其中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几乎可以得到他们所想要的全部。


    在又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菲尔.寇森和他今天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好搭档玛利亚希尔并肩离开神盾大楼。希尔一五一十地和寇森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她对约会一事的看法。

    自那以后,寇森已经笑了整整十分钟了,丝毫不顾一边瞪着他的希尔。

    “我的天哪,希尔。为什么你在对情侣之间最正常不过而且有助于增进感情的活动怀有如此之深的恶意的同时还要计划一次约会呢?”他转过身拍拍希尔的肩膀,“你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这事儿是吧。”

    “我没有,我只不过是......”叹口气,希尔决定转移下话题,“你和你的音乐家女友怎么约会呢?”

    “我们?我去听她的音乐会。”寇森点点头准备和希尔道别,“祝你约会顺利。”

    看着寇森的背影,希尔又叹了一口气。难道她能去围观娜塔莎的外勤任务么,事实上,作为指挥官,娜塔莎的大部分任务她都有关注。

    干脆问问佩普好了。好在离娜塔莎结束手上这个任务还有几天,她有充足的时间好好计划一下。


    可是特工这份工作总是给生活带来各种各样的惊喜,或惊吓。

    黑寡妇在构造奇怪的九头蛇基地中奔行,逃避着到处都是的九头蛇特工的追杀,顺便解决一两个敌人。这个基地无论是构造还是人员分布都与她在出动之前浏览过的资料完全不同,这完全就是一个杀局。而现在,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已经逐渐收紧,她凭着自己过人的职业素养已经在九头蛇精心编织的陷阱中坚持了几个小时,但眼下随着九头蛇特工的倾巢而出,包围圈越缩越紧,眼看就要无处可逃。娜塔莎一枪干掉眼前突然出现的敌人,咬咬牙下定决心,转身奔向楼顶。

    这个基地旁有条河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可以从楼顶直接跳入。看在史蒂夫拿着自己的盾牌就从飞机上一跃而下还毫发无损的份上,娜塔莎也只能赌一赌自己血液中流动的血清可以让自己在负伤的情况下从几十米的高度砸在水面后还能在湍急的水流中找到一条生路。

    站在楼顶,娜塔莎往身后扔出一颗手雷随即一跃而下。

    感受着地心引力的作用,在呼啸的风声中,娜塔莎只能希望这条河里不含什么有毒的化学物质或是危险生物,

    可她掉进了一架飞机里。

    飞行员有着一双熟悉的蓝眼睛。  


    对于大多数特工而言,情报是完成每一份任务的重中之重,即便是对于大名鼎鼎的黑寡妇而言,也许她可以在没有充足情报的情况下完成任务,但她也难以在掌握着错误情报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因此希尔在接到加急报告以及黑寡妇失联3小时的消息时果断违反指挥官不轻上前线的金科玉律,滥用职权偷走了一架昆式战机,直奔任务地点。

    好在时机恰好。


    将飞机提升到云端,设定隐身模式自动导航,希尔这才有空回头检查娜塔莎的伤势。

    娜塔莎用一双碧绿的眸子,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担心的指挥官。

    “没有伤到要害。”希尔蹲跪在娜塔莎面前检查完后松了口气,“简单处理一下,回局里我会给你三天的休假养伤。”

    “才三天?”娜塔莎明显不满意,这个时间只够养伤。

    “以你的恢复能力应该没有问题啊......”希尔有些自责,但最近神盾的事情实在离不开复联。但她很快闭了嘴,一脸惊悚地看着默默把腿搭上自己肩膀的自家女朋友。

    “副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嗯?”微眯的眼睛透出浓浓的危险意味。

    好在副局长不健忘。

    她只是叹了口气回头打开控制台上的某个开关。机身渐渐变得透明,窗外的白云蓝天清晰呈现在眼前。

    “我没记错的话,这种型号还在试验中吧。”骤然开阔的景色多少让娜塔莎心情好了一点,但她的关注重点显然不在这上面。

    希尔只是低头再次审视了娜塔莎身上的伤口确认她的状况,然后回到了驾驶室。

    “所以我回去大概会被弗瑞罚去扫机库,重温我的空军生涯。坐稳。”

    娜塔莎显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眯眯地把自己固定到了座位上,“放心吧,我不晕机。”

    

    最后飞机还是回到了神盾。    

    只不过途中希尔几乎复习了所有在空军服役时掌握的各种飞行特技,花了比来时多数倍的时间。看着脸颊因兴奋而带着红晕的娜塔莎,寇森觉得有必要通知机库的管理人员在指挥官和罗曼诺夫特工共同修的时候加强管理。

    娜塔莎总算是心满意足地乖乖休养了三天。

    希尔花了三天总算是完成了所有飞机的维修清理工作。

-----------------------------------------------------------------------------      没谈过恋爱,也没约会过,希寡又非常人,实在想象不出来两人该怎么约会,烂尾莫怪,借鉴某位大大的梗莫怪。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