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kiddo(第二章)

 

这篇文是在高三生涯中调节心情用的,写得断断续续,感觉也没表达出自己想写的东西。最近又在等录取,终于尘埃落定。不管怎么说,发出来吧。

序章  第一章

---------------------------------------------------------------------------

清晨的小镇微微恢复了生机与活力,但宁静仍是这样的小镇不变的主旋律。红发的间谍看着屋顶,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昨晚意料之外的突发状况搁置了她的觅食计划,此时胃中的灼烧感和没有得到及时处理的伤口让她感觉糟透了。

长期奔波再加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让她接受了改造的身体也吃不消,一阵阵眩晕,虚弱感不容忽视。

危机感逼迫着红发特工努力约束涣散的思绪,考虑着下一步。追查者应该会被她误导到另一个方向,但他们仍有可能到这里来,在行踪已经暴露的情况下,她得迅速离开。

她的视线往墙角扫了一眼,那个因为淋雨而发烧晕倒的小孩儿本应在那儿。但那里只有一件外衣,叠得整齐。

她的外衣。

一定是她意识模糊的时候溜走的。杀人灭口的心思一闪而过又有些犹疑。那还只是个小孩子,兴许在小朋友眼里她只是个普通的过路人?

想想都觉得荒谬。

但她早已杀了足够多的人。

 

突兀响起的推门声,打断了特工的思考。吸取教训的她只是把手搭在了与武器近在咫尺的地方。

那个她计划灭口的女孩去而复返,背上背了个小包。她莫名松了口气,眯着眼打量着小孩面无表情从包里掏出食物和药品放在离她不远又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自己坐得远远地吃自己的那一份。

她有些愣怔。看着那个安静进食的女孩的眼神中颇有几分不可思议的味道。

察觉到的女孩抬头看了她一眼,之前受限于昏暗光线的特工终于将女孩的模样看个仔细。她生得很漂亮,只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带着压抑,一双蓝的透亮的眼睛里毫无波动,甫一接触让人心里一惊。

奇怪的小孩。

“给你的。”许是看她许久不动,小孩指了指地上的东西。Natalia一动不动。小孩儿想了想,走上前把东西都尝了一点,把东西往前推了推。

若说方才Natalia只是有些惊奇的话,现在就是怀疑了。这种动作出现在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身上实在太不同寻常,如果不是有人授意,就是小孩儿的生活状况实在不如人意。

“我需要住在这里。”小孩解释着,“你大概也没地方去吧,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在这里。”

她微眯了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孩,却在那张扑克脸上看见了一抹红晕。

她心下一动,欺身上前捏住了小孩儿颈部,触手之处一片炽热。

 

黄昏又至,小镇的街道再一次归于宁静。

Jeremy作为镇上唯一一间酒馆的老板,在此时也打算回家享用晚餐。他走到门前,看着染上了昏黄暖色的街道,想起家里等待自己的妻子,他满足地眯起了眼。回头打算叫上自己那聪明听话的儿子Jack一起回家,一回头,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

这个小镇上,没有人不认识Hill一家。老一辈的人都常常摇头叹息,Hill原本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长相英俊且勤劳肯干。那时镇上的许多姑娘都对他芳心暗许,而Hill却唯独对后来的Mrs Hill情有独钟。

那本来是多棒的一对儿啊!他们陷入爱河后很快结了婚。Hill的事业开始进入正轨,Mrs Hill更是孕育着二人爱情的结晶。

谁也没想到,那个孩子的降生带来的不是幸福的圆满,而是灾难。

被夫妇俩满怀爱意地取名Maria的女孩将生的那一天,一直气候宜人的小镇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风雪,气温直降到零下四十多度,Mrs Hill因此在医院辞世,此外,风雪带来的经济损失让Hill家境迅速衰落,Hill一蹶不振,沉迷于酒精,对Maria非打即骂,稍好些也都是不闻不问,镇民们一开始同情,也逐渐变成了习以为常的恶意。

看她那阴沉样!一张脸上面无表情,一双阴沉沉的眼睛看得人浑身不舒服。没人乐意接近她,她自己也从不作出类似尝试。

而他的夫人,他那善良美丽的夫人,竟对一个这样的家伙大发慈悲,让她在自己的酒馆中做些事来养活自己——老Hill才不会管她的死活,更何况他快连自己都供养不起了。

总之,他发了慈悲,但这不意味着他乐意让自己的儿子和她有什么接触。

加重自己的语气,Jeremy唤来儿子一把搂过,将Jack夹在臂肘间怒气冲冲地走了,不忘留下一个饱含警告的眼神。

不,他不会因为Jack的善良就苛责他的。Jack是个小天使呢。

 

Jack是个蠢货。

Maria Hill站在柜台后面,垂眸听着Jeremy父子走远,在心里冷哼一声。Jack背着父母各种挑衅奚落的行径她早已习惯,他向她炫耀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的愚蠢和自以为是实在令人赞叹。

那位夫人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善良高尚。

收拾着手上的东西,顺手把一些食物装进包里。MariaHill满怀恶意地想着,这根本没什么好羡慕。

人是有价值的。没有人对别人的态度是天生而有的。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对“老有所终”的期盼和“幸福感”的交换。一切只是等价交换。正如那位夫人给她一份工作,来保证她和他人通奸的证据不被外传。

没人是不可替代的。每个人都有其价值,在值得时就可以毫不犹豫进行交换。

根本没什么好羡慕的,她在心里强调,漫不经心地把最后一个在手中捏得变形的面包扔进包里。像过去的半个月一样,向那个小教堂走去。

Natalia有些焦躁,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那个向来守时的女孩仍没有出现。

脚步声传来,Natalia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不是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而是那个孩子的安全。那天因为高烧而满面红晕的小孩儿的脸在脑海浮现,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她放下了戒备。

察觉到自己的异常,Natalia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回过神的Natalia看向正盯着她看的Hill,轻易从那张几乎没有表情的脸上读出了疑惑。迎上毫无疑问带着关心的视线,Natalia突兀地露出一个笑容。

看着小孩儿猛扭开的头,Natalia不难感受到唇边的笑里有多少真实。举起手中的食物递到小孩儿唇边,享受地看着小孩儿的窘迫,Natalia不想再压抑自己的恶趣味。

她真的该离开了。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