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协议婚姻(润景)4

其实这个故事在前一章就结束了,挑明了就没意思了,接下来就是过剧情,潦草地交代一下。          1  2  3

---------------------------------------------------------------------------

Chapter 4

正确对待你热情的长辈和阴魂不散的前任,他们不仅仅能制造矛盾,运用得当时,他们能够促进感情发展。

                                                             ——摘自《幸福婚姻的101式》

甲乙双方有互相坦诚的义务,包括情史,不包括商业机密。

                                           ——摘自《崔书润和徐伊景的结婚协议(修订版)》

 

徐伊景有开早会的习惯。

说起来,这与其说是公司的制度要求,不如说是从父亲那里承袭的习惯。在日本时,徐峰秀常常在早饭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和最亲近的一两名下属讨论局势,布置任务,徐伊景也沿袭了这一做法。

尤其是,在来到韩国之后,徐伊景特地将最信任的赵理事、金作家等人聚集组成名义上的特别企划组,专门负责和城北洞的特殊博弈,每天例行早会。

今天也不例外。

 

近来一段日子,由于大选的临近,城北洞有些不安分,在最高的位置上坐惯了的老人家,不肯屈居于徐伊景之下,做她的提线木偶。可这几年的明争暗斗,让张泰俊元气大伤。自从徐伊景来到韩国,在她的操控下,天下金融和武真集团都换了主人,接任的孙奇泰、朴武三俱都是没有大用的货色,又在夺位的过程中接受过徐伊景的帮助,多少都有把柄在徐伊景手中,只能做两根墙头草,万万不可能为城北洞做这个出头鸟,只有白松财团的南宗奎依然对张泰俊忠心耿耿,可他有个不成器的弟弟,恰好在诚进大学任教,却大搞学术造假,想必崔书润手里一定握着证据。

即使诚进表面上不参与政治博弈,但谁也不敢赌,对诚进会长的伴侣出手,崔书润当真会无动于衷。

张泰俊万般无奈之下想到了被放逐的朴建宇,想尽办法将他召回,甚至担任了副会长一职。

 

“垂死挣扎而已。”徐伊景听完卓关于朴建宇最近动向的汇报,嗤之以鼻。

“但是会长,如果城北洞还是这么不配合,朴、孙二位会长其实也对您早有不满,一旦联起手来,后续的进程可能会受到影响。”金作家有些意外,徐伊景虽然高傲,但从来不是盲目自信的人。

卓瞪圆了眼睛,看看金作家又看看赵理事,赵理事向他们使了个眼色。

 

徐伊景就像没听到金作家的问话一样,开始给每个人布置任务。“卓继续盯着朴建宇的动向,之前收获的成果给金作家汇总。赵理事注意业务往来,金作家,之前让你收集的朴建宇的资料十点以前整理好送上来。”

 

徐伊景干脆利落地没了踪影,只留下三个人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

金作家对赵理事投以询问的眼神,赵理事微微摇头,露出一个不可说的表情,抱起文件离开了。他觉得他可能猜到了徐伊景的想法,但在徐伊景自己下定决心前,他缄口不言。

卓左右看看,靠近了金作家,压低声音,还是把疑惑问出了口,“上次会长要搞朴建宇,你不是很有意见,这次这么积极?”

金作家依然沉浸在自家会长的心思深不可测的挫败中,闻言只是给了卓一个鄙夷的眼神。

“你知道我这次整理的资料要给谁吗?”

卓摇头。

“是给崔会长的!”

原来是担心自家会长情商低作死,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前途的。金作家满意地点头,也不理会依然一头雾水的卓,准备开始工作。事关自家会长的婚姻幸福,她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徐伊景向崔书润告知材料准备好时,恰逢崔书润正带着下属在附近谈完一笔生意,便顺路亲自过来取。

崔书润和徐伊景虽然已结婚六年,但这种造访彼此公司的事情,多是在诚进内部斗争时期,徐伊景出入诚进帮助崔书润,反过来,崔书润却很少到徐伊景办公的地方来。

徐伊景早在大厅等候,崔书润方才进门,就看见徐伊景带着金作家迎上来。

徐伊景一贯在公事上保持着面无表情,在崔书润面前三步远处站定,崔书润倒是露了个温和的笑,正要开口,就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职员和对面的金作家几乎是同一时刻低首垂眸行礼,异口同声。

“夫人好!”

空气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了。

徐伊景在那一瞬间,告诫自己,以后但凡和崔书润有关的事,都绝对不能和金作家扯上关系。

    

冷着脸将崔书润带进办公室,徐伊景一言不发地坐到了沙发上。

顶着自家会长冰凉的眼神端来了香草茶的金作家,留了个心眼仔细观察。崔书润笑盈盈,徐伊景冷冰冰。金作家很是着急,撤离之前不忘给徐伊景使个眼色,完全没有领会到徐伊景已经痛下决心,再也不能让她看见崔书润一眼。

徐伊景觉得,再对金作家这样放任下去,她的脸面早晚得用来擦地板。

 

“我还挺喜欢金作家的,不要这么苛刻,好歹也是关心你的长辈。”崔书润把徐伊景和金作家之间的眉来眼去尽收眼底。

她说的是实话。每当徐伊景和金作家出现在同一个场景里,总能有奇妙的气场被激发出来。徐伊景惯常的高冷形象,往往会出现裂痕,崔书润对此喜闻乐见。崔书润还记得,和徐伊景结婚后,第一次对徐伊景改观,就是在这位金作家出现的时候。

莫名其妙发现自己看着长大的上司出去了一趟,回来手上就戴上了婚戒的金作家,在看到徐伊景的第一眼就炸了毛,絮絮叨叨的关心一股脑地冲口而出,就差捉住徐伊景的手左右摇晃了。

彼时在崔书润心里,徐伊景是个虽然长得好看,但是面部表情极其匮乏,待人接物虽不失礼数,傲慢和疏离却无法隐藏的家伙。猛地看到有这样不怕死的人出现,徐伊景竟然还回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以示安慰。

徐伊景的形象一下完成了从狂妄的冰山面瘫向虽然不善表达但其实还是很懂事的巨大转变。在这点上,徐伊景必须感谢金作家。

 

徐伊景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崔书润的职员也难辞其咎。她们这样见面的场合虽然不多,但是但凡有点眼力见的都会选择用职务来称呼。

崔书润丝毫不受影响地喝了口茶,笑眯眯地随口解释道,“我看快到中午,谈完正事还能和伊景吃顿便饭,就让朴专务先回去了,随手点了个年轻的职员,不太懂事。”

徐伊景倒也不是真生气,脸色倒好了不少。

“材料都在这了,你慢慢看。他原本是个理想主义者,这次回来倒是下了决心,手段更狠,但是相应的,可以抓的把柄也更多。”

 

崔书润接过文件倒并不急着细看,粗略地翻过一遍,便大概知道了徐伊景的打算,将材料搁到一边,只挑眉道,“这么了解,下手却又这么狠,伊景啊,都不会心软吗?”

徐伊景定定看了崔书润一眼。

“我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铲除绊脚石,已经不需要任何仁慈。”

崔书润原本只是调笑,闻言倒是有些莫名的触动。放下茶杯,看向窗外,异样的神情一闪而过,却还是被徐伊景收入眼底。

 

徐伊景站起身,到办公桌前取回一个玻璃盒,慎重地放到她和崔书润中间的茶几上,将盒盖拿开,里面一枚一日元的硬币被妥帖地安放着。

崔书润曾见过的,那时徐伊景只是粗略地解释过是护身符一类的东西。

 

“严格意义上,我走到今天这步,还要感谢他。”

这样坦诚的徐伊景是少见的。

崔书润察觉了这一点,适才有些别扭的心情不翼而飞。就着阳光和金作家特制的香草茶,崔书润静静地听完了徐伊景的讲述,那些关于迷茫和自由的往事,在现在的徐伊景口中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

想象着身着破洞牛仔裤和宽大格子衫的少女,如何坚毅着神情,立下誓言说要做塔尖上的第一。之后那些努力到不择手段,自律到近乎苛刻的岁月,是如何一点点地打磨出那个坐在她面前,眼角眉梢尽是蓬勃的野望,张口便是“我们结婚吧”的徐伊景。

 

崔书润有些怔愣。那样的徐伊景分明那样清晰地存在于她的记忆中,却和现在眼前这个端着茶杯小口轻抿的人泾渭分明。

是什么变了,是眼神。眼前的徐伊景专注地看着她,品茶的动作又透着几分闲适。快速眨几下眼睛,借助低头喝茶的动作藏起复杂的神情。再抬头已是狡黠的笑。

“既然是在伊景的人生道路上有如此作用的人,要好好回报才是啊。”

 

徐伊景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难得流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崔书润眨着眼冲她笑,突然就把已到嘴边的疑问忘了个干净。

不自觉地也带上笑,顺着崔书润的话,继续下去。“就算我有这个意思,怕是城北洞那位抄惯了韩非子的老人家,不让他的雪橇犬随便吃别家东西。”

 

这倒是显而易见的。问题的根源始终是出在城北洞,无论是要动朴建宇,要维护诚进还是徐伊景要抽身而退,城北洞都是过不去的坎。

崔书润倒是不担心,因为面前的徐伊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头微微左偏,嘴角上扬,眉轻挑,暗藏着小得意的表情,崔书润不止一次在徐伊景脸上看见过。崔书润选择她的时候,合力将张泰柱、崔民载等人送进监狱的时候。

 

“尽快完事吧,免得夜长梦多。”

“事情只要下定决心,做起来倒是不麻烦。他们打算把我从计划里排除出去,其实是他们被我放弃。”

“书润,腾几天空,陪我回一趟日本吧。”

---------------------------------------------------------------------------

不瞒大家说,我下一章就要烂尾啦。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