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Death

超短篇。

--------------------------------------------------------------------------------

       夜幕笼罩纽约城,灯火在夜色的笼罩中顽强地闪烁光芒,却不足以驱散黑暗。但在纽约这样的钢铁丛林中,总有为夜色所笼罩的所在。

       身处同样昏暗的酒店套房内的娜塔莎对此漠不关心。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于房间内的另一个人身上。

       玛利亚.希尔站立在窗边难以狙击的位置,在沉默中凝视着这座城市。

    “我带来了你的新身份,”希尔转过身,直直对上娜塔莎的眼睛。“以及一个任务。”

       蓝得惊人的眼睛在一片昏暗的房间里显得如此明亮。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合作。    

       作为神盾局唯一的九级特工,副局长,除却保密等级极高的绝密任务或是与其他组织的大型联合行动,希尔指挥官很少亲自负责特工行动的现场指挥,通常,她的行动计划只会以匿名的书面形式通过菲尔.寇森递交。

       但娜塔莎知道那并非出自他。

       每个指挥官都有自己的风格。在娜塔莎看来,希尔的计划书如同静静散发着冷锐光芒的手术刀,冷酷,精准,高效,以及,任务至上。这不是这位坚守着美国队长式正义的中年特工的风格,也无怪他向她传递任务指令时总是带有一丝不情愿。

       但是,老天,她倒是毫不介意。

       娜塔莎从Red Rome毕业之后就一直是最顶级的特工,她能使所有的上司满意。毕竟,一名能够有效地完成任务且悍不畏死的特工有谁会不喜欢呢?

       是的,她不畏惧死亡。她在她已稍显漫长的人生中见证过许多死亡,敌人,同僚,友人抑或亲人,其中不乏她亲手制造。每个人最终都难逃一死。

        而那说不定是件好事。


       她翻阅着手上的计划书。熟悉的风格一如过去寇森转交的那些,冷酷,精准,高效。这样的熟悉感在情势艰难的现在竟让娜塔莎感觉到了一丝宽慰。

       那份计划一如既往地不包括后援和撤退的部分。


       她第一次见到希尔,理所当然,是为了一个保密权限极高的任务,两个人,对上九头蛇的一整个30人的“小队”,常规手段肯定不会奏效。

       她甚至有些期待这次任务。

       她可是和指挥官神交已久呢。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她接到那种“特殊任务”时的兴奋和躁动。她热爱在生死边缘徘徊时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她同样享受和指挥官无言的默契。那可是真正的“无言”,仅凭一份计划书,她竟然能感受到一个如此相似的灵魂。指挥官的计划几乎像是为她量身定做,几乎每一个细节处都如此合乎她的心意。

       而她亲眼见到的指挥官本人与她想象中一样冰冷,可养眼得多。

       娜塔莎几乎着迷于她整个人周身环绕的冷静中隐约透出的极致意味了。

       几乎。

       所以当娜塔莎发现希尔没有告诉她的那部分计划中是把她一个人扔到成群的九头蛇特工中充当诱饵时,心中除了些许了然和早该察觉的懊恼之外,更多的竟是背叛感。这个认知让她更为愤怒,为了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付出的一点信任。

       因此,在任务漂亮地完成之后,在她们顺利放到了30位特工之后,她给了希尔狠狠一拳,并将匕首驾到了她颈间。

       她凶狠的眼神直直逼进希尔眼中。

       在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中,她没有看到丝毫躲闪抑或畏惧。它一如既往地传达着坚定,冷静以及,火焰。

       希尔的眼中似乎有一团蓝色的火焰在燃烧。

       她冰凉的嗓音回荡在空气里,一字一顿,仿若能够截断冰雪。

    “特工都是消耗品。”


       放下手中的纸张,娜塔莎抬起头看着专注地凝视着她的指挥官,只是笑,“你真是了解我。”

       危险的任务,尤其是在神盾覆亡之后的今天,在包括她的掩护身份的神盾机密资料全部公之于众的今天。

       而她们依然在执行任务,哪怕这会把她们带向死亡的深渊。

       为了神盾。

   

    特工都是消耗品。

    娜塔莎默念一遍,有些失神,所以她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又给了指挥官狠狠一拳。

    她揪起因疼痛而微弯着腰的指挥官的衣领,面无表情。

    接着,她吻了她。


    冰冷的嗓音回荡在昏暗的房间,一字一顿。

    “特工都是消耗品。”

    她的眼神中有火焰在跃动。

    娜塔莎轻笑,她搂住指挥官的脖颈,巧笑嫣然。

    然后她吻她。


    她拿起计划书。她开门离去。

    为了夜幕下的纽约。

    为了神盾。

-------------------------------------------------------------------------------都是大局为重的人啊,连感情也都是这样。

   但这样的灵魂,遇见了相似的彼此,在垂死时听到的敌人的惨叫,也是爱人喃喃的低语吧。


顺便,评论 :)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