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掠影(润景)17

第一卷:1  2  3  4  5  6  7  8  9  番外一    第二卷:1  2  3  4  5  6  7

为了阅读体验一次性发完吧。

----------------------------------------------------------------------------

Chapter 8 浮光

崔书润的确有个猜想,用以解答长久以来徐伊景的言行不一和自相矛盾。可笑的是,这个猜想与其说是崔书润的聪明才智,不如说是徐伊景根本无意掩饰的有意为之,她的言行都在隐约地指示最终的答案。

但那个答案,令崔书润向往而又恐惧。

她需要最后一份证据。

 

“我们先来谈谈这十亿的问题。”崔书润最后说道。

徐伊景没有反对,她沉默着拿出了相关材料,一一摆在了崔书润面前。

“说起来是个巧合,之前为了募集资金发展公司,在海外借贷了十亿美金,还没来得及用,正好赶上了金融危机。”徐伊景不紧不慢地解说,“所以这其实是一份短期的借贷合同,为期两年,但是足够诚进度过目前的危机了。”

崔书润仔细地看着材料,只在徐伊景说到募集资金发展公司的时候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一眼徐伊景,那段时间徐伊景募集资金的动作,怕是为了在原计划内将要召开的股东大会做准备,要在诚进的股份上下手了。但金融危机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一切计划,也给她带来了绝妙的良机。

“的确是我所需要的东西。开价吧,伊景。”崔书润看完了材料,把这些纸张放在一边,再度看向徐伊景。

“我要你手上1/3的股份。”

 

1/3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在这样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时刻,也是能够接受的价码。事实上,在击败了自己所有的亲人之后,崔书润手上的股份已经达到了很可观的地步,失去1/3,崔书润依然是诚进的会长,只是位置大概不会像以前一样稳固,加上实际被她控制的S金融,徐伊景将成为第二大股东,在诚进的地位会进一步上升。

可如果徐伊景想要诚进的话,必须先和崔书润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那个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崔书润长出了一口气,像是放松,又像是庆幸,复杂的目光看向徐伊景,徐伊景放任她打量。

“看起来,书润是同意了。”徐伊景甚至带上了一点点堪称温和的笑意。“那我们可以开始谈一谈别的内容了。”

 

哦,那个猜想。

崔书润轻轻摇了摇头,复又看向徐伊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徐伊景知道崔书润想问什么,但她选择答非所问。“崔会长装睡的本领差劲极了。”

这也就是说,崔书润偷看她的时候,她都是知道的。

“可是徐代表口是心非的技能也蹩脚得很。”崔书润尴尬了一瞬间,不甘示弱。

徐伊景轻轻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难得的没有回击。

“不是因为爱所以爱,是因为有爱的能力所以爱。这是你说的。”

因为崔书润经历了几乎所有人的背叛,所以再难信任别人,因为崔书润同样几乎背叛了所有人,所以再难原谅自己。放纵自己去爱谁,对崔书润来说是奢望,是用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做赌的冒险,甚至是对这份感情的轻许。

 

“我把哥哥关在了监狱里。”

“你没法儿把我送进监狱。”

“但他对我感恩戴德。”

“我准备把S金融独立出去,作为这笔交易的附加条款。”

“我做过很多坏事了。”

“大部分是你下的指令,我做的事。”

 

所以崔书润不用担心徐伊景会受到伤害,因为她自己足够强大;不用担心两个人的利益冲突会破坏她们的感情,因为徐伊景会规避;不用担心自己不是好人,因为徐伊景是她的共犯。

她们天生一对。

 

崔书润的眼眶热热的。

她曾经对这份感情渴求,却又望而却步,曾想过一刀两断,却最终屈服于现实的温暖。

徐伊景。

“所以,书润,你的猜想,是什么?”徐伊景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哦,该死的徐伊景,到这个时候还是要逼她。

“好,我承认,徐伊景,我喜欢你。”

 

终于从崔书润口中听到难得直白的心声,徐伊景却没有想象中的情绪波动,实在地说,她有些尴尬。因为崔书润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在喋喋不休地指控她。

“.…..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装模作样。第一次不反抗,第二次还主动引诱,伊景你挺享受啊。真是好算计。”

“你心软,如果觉得有所亏欠就更不容易做到决绝。”

崔书润闻言眯起了眼睛,“伊景还觉得吃了亏?那我欠你的,你要不要拿回去?”

等崔书润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已经晚了。甚至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徐伊景都以这句话为由,拒绝崔书润的抗议,在更长的一段日子里,但凡崔书润觉得自己的“补偿”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本的数额,徐伊景都要面无表情地控诉她前两次太过粗暴,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那当然不是真话,事实是,崔书润即使是在气急的时候,也依然尽力保持着对徐伊景的温柔。

她现在想尽了办法刺激徐伊景,只不过觉得心里不平衡。

“承认吧,徐伊景,你也放不下我。”

 

她们当天就签了合同,徐伊景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的,显然是早有准备。崔书润料定徐伊景必然还有另外的准备,但她没有问。

徐伊景主动告诉了她。

关于十亿美金的合同,还有另一个版本。要求崔书润手上全部股份的共同决议权,由于崔书润的那一堆求婚信函失去了出场的机会。

“事实上,你签的三分之一的这一份,也有巨大的风险。有几个分公司的股东,本人或是亲属,参与了画廊的交易。”

徐伊景主动地把名单交给了崔书润,还有另一份文件。那是崔书润到画廊去的那一晚带去的,徐伊景暗自扣下了,崔书润由于抓不到徐伊景的把柄,没有把握让徐伊景签下,也没有再纠结于它。

那是一份关于S金融持有诚进股份的共同决议书,现在徐伊景把它修改一番,将自己刚刚到手的1/3股份的决议权共享给崔书润。

“我告诉过你,我不做不可行的买卖。所谓不可行,就是二选一的选择题却妄想全选,诚进和你不可兼得,只有蠢货才过分贪婪。”

可事实上,那是因为,蠢货们并不在乎得到的是怎样的崔书润。

 

有了十亿美金的贷款,诚进平安渡过了危机。S金融的独立事项,在股东大会上竟然没有一人反对,其中固然有崔书润的默许,更是徐伊景暗中经营的结果。崔书润只能庆幸,她和徐伊景不再是敌人了。

后来徐伊景没有重新搬回崔家大宅,她和崔书润共同选址购买了一处新房,崔书润不再执着于住在那幢空荡荡的房子里,同时也放弃了要把家人再次聚集到餐桌上的想法。

她现在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了,曾经对她各种不满的家人,现在都仰赖她维持生活,至少在表面上,他们学会了感恩。

而崔书润已经不再需要这样虚假的温情。

 

曾经,因为想要去信任,所以先怀疑;因为想要去亲近,所以先疏远;因为不肯放过自己,所以也不肯放过他人。

但徐伊景给了她信任的理由,白纸黑字,数额清晰,徐伊景站在她面前,引诱着她亲近的冲动,最终逼迫她屈从于内心的渴望。

是的,崔书润依旧是想生活的她,不管是作为崔教授,还是崔会长。

                                                        

集团走上正轨以后,崔书润依然责任重大,但工作量减轻了不少,徐伊景本身几个公司跑着,和诚进也保持着合作。偶尔有空的时候,她们会聚到一起吃个下午茶。崔书润不知道的是,徐伊景独自在异国度过的三年里,从一场又一场人性的博弈中赢得无聊又空虚的徐伊景,曾多么怀念这样肆无忌惮悠闲的时光。一分一秒都不想停下,是因为停下的瞬间就会死去。从何时起,她所有的奔跑,都是为了向她停靠。

 

又是一个清晨,再次同住一间房的两人被阳光唤醒,她们睡在一张床上,徐伊景的手握着崔书润的手,崔书润的另一只手搭在徐伊景腰上。

说来奇怪,崔书润再也没看见过徐伊景那挺尸状的睡姿。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要回去一趟。”

“我和你一起。”

 

送走了态度已见缓和的崔晶润,因为时间太晚,两人决定在崔家大宅留宿,这里虽然没有人住,但佣人一直认真打扫。

崔书润坐在书房里,保持着晚间阅读的良好习惯。徐伊景说是有工作要打电话交代,晃悠到不知哪里去了。许是因为白天在父亲的遗像前哭了一场的缘故,崔书润竟疲惫地在桌上睡着了。

她回想起了父亲在把公司交给她之前最后一次出席股东大会的那一天,在会场上威严赫赫的父亲回到了家里就佝偻了身躯,他牵着她的手,将她带进了书房,引到书桌前坐下,对她说希望她坐在这张云岘宫的书桌前,俯视他一手打下的帝国。

崔东诚将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在她的泪眼朦胧中轰然关闭了大门,厚重的门将静谧的书房隔绝,空间显得狭小逼仄。

她知道父亲倚在门后,带着期许轻轻拍打着房门,像落葬的封土拍打棺木。手中的钢笔散发着绝望的冰凉,她拼命呼吸。

 

然后梦醒了,徐伊景端着茶杯站在门口看着她,新鲜的空气从她撑开的缺口处涌入,傍晚的昏黄光线给她打上一层浮动的温暖光晕。


--------------------------------正文完--------------------------------------

情节崩,人物崩,崩着崩着就写完了。谢谢大家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看这篇拙劣的东西。明天还有一篇外传,是最初构想的故事走向,背景设置是一样的,大家当平行au看就好。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