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掠影(润景)8

链接:1 2 3 4 5 6 7    各位等不及过剧情的朋友再忍这一章。

-----------------------------------------------------------------------------

Chapter 8 制衡

你有没有经历过鼻尖酸涩却毫无泪意?你有没有想给无名的墓碑献花,却发现上面有着自己的照片?你有没有手里握着尖刀,刺伤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血流如注?你有没有体会过,彻底的孤独?

 

“姐姐姐夫,还有大嫂,你们三个人的股份,谁先交给我,谁就能得到百货公司,第二的,高尔夫球场,第三个,什么也没有。”送走崔远载,不等人回神,崔书润就开了口。崔民载被徐伊景拖住,尚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她无意纠缠,只想速战速决。

“小姑子?”朴恩正的激动远超另外两人,“说好了百货公司给我的!我,我帮你……”

“远载哥哥的事情的确多谢你,那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要离婚的话,我也答应朴专务会放你走,放心好了。”崔书润微笑,多亏了徐伊景细心,发现了朴恩正在酒店出轨的证据。枕边人啊,无论是夫妻,还是情人,背叛时往往都能找到要害。

“姐姐和姐夫有三个孩子,为人父母要多为后代考虑才是。”

“至于诚载。”崔书润的微笑终于消失不见。

“裴诚载。”

稚气未脱的少年脸上满是暗淡的悲伤,孙东辉通风报信以来,他就知道自己苦心隐瞒的一切终于大白天下,他最终还是失去了这个姐姐。

“姐姐……”

崔书润眉头微微一动,没有出声反驳这个称呼,但也没有放松语气。“带着韩正熙,从这个家里滚出去,今天晚饭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不要再想韩正熙能给你们提供什么帮助了。”话是对另外三个人说的,“今天早些时候她已经签了合同,股份已经转让给我了。”

 

大局已定。

“远载哥哥会想明白的,至于民载哥哥,想必十分挂念在牢里的二叔,会乐意尽一份孝心。”

徐伊景“啪”地挂断了通讯,冷眼看着面前的崔民载。

他喘着粗气,用力地捏着座椅扶手,仿佛要和不在场的崔书润拼个你死我活。“韩正熙,不可能把股份让给书润。”

“这就谢谢她的好儿子了。”崔诚载为了断绝母亲的念头,帮助崔书润,挪用了名下诚进学院的资金,留下了证据。韩正熙就算再不甘心,也不能看着儿子入狱,在崔书润大权在握的情况下,她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疏通关系,救出诚载。而崔民载,本来就一直被边缘化,现在同时失去了韩正熙和崔远载两张底牌,虽然目前还安然无恙,但崔家的主意,是打不上半点了。

而目前的安然无恙,也不见得能维持很久。

崔民载双目通红,双手死死捏着椅背。

 

徐伊景看着崔民载的失态,没有丝毫动容,尽管她在一天之前还在考虑是否要答应他合作的提议。但合作这种东西,本质上是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直到无利可图,分道扬镳为止。

“放弃诚进的股份,带着诚进建设离开。”不带感情的语句是崔书润的最后决定。“你为了诚进建设,手上沾过的东西是洗不掉的。”

一份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刺眼的文件被递出。

大局已定。

徐伊景站起身来,一身崔书润为了今天的场合特地给她挑的黑色正装将她本就冷厉的气势带出几分迫人。不再看崔民载的脸色,徐伊景准备离开。

她拉开门,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在阳光中飘散的浮尘,就像它们根本不存在。

她以同样的姿态无视了崔民载在身后近乎诅咒的一字一句。

“你手上难道就干净?”

 

当然不。

徐伊景抬手在领带处轻轻拂过。那是今晨崔书润亲手给她系上的,在那之后,是崔书润牵扯着领带附赠的吻。

没有解释。

她觉得崔书润的力气稍微用的大了些,领带有些紧,弄的她喉咙有些不适。

她放下手。她现在要去见崔书润。

刚刚掌握崔家一切的,崔书润。

 

“和书润靠得太近,会受伤的。”

徐伊景在门外门听到的就是这句话,随之而来的是怒气冲冲的崔晶润和脸色不虞的孙东辉。徐伊景照旧稍稍往旁边让了一步,侧身让崔晶润通过,当然她得到了一声冷哼和不彻底的无视。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目送崔晶润夫妇离开。

她进门的时候崔书润已经不在客厅里了。她在两个可能的地点间犹豫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先去卧室。选择的原因自然不是崔书润更有可能在那里。事实上,徐伊景百分之百地肯定,崔书润在书房。

徐伊景换好衣服以后进了书房。没有敲门,直接地推门而入。崔书润也没有惊愕,她知道来人是谁。她闭着眼睛坐在宽大的皮椅之间,一动不动。

不仅是因为对徐伊景的熟悉。毕竟,现在这座大宅里,除了佣人,只剩下她和徐伊景了。

“伊景。”徐伊景的喉咙稍微舒服了点。

“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今早你也是这么说的。在那个不清不楚的吻之后。

徐伊景没有动,看着崔书润睁开眼睛,顺手翻开了面前的文件,开始批阅。“没什么想说的吗?”

关于家人也好,产业也好,努力按捺着心里莫名的不安,徐伊景皱紧了眉。

“伊景有话要讲吗?”崔书润没有抬头,状似专心致志地对枯燥的文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徐伊景干脆地起身往外走,利落的步伐没有泄露内心的波澜。

“事情做完以后一起在外面吃个饭吧。”快走到门口时,徐伊景突然听到崔书润这么说,“景色不错,能看到汉江。”

“我不想在家里吃。”

 

安静的氛围,红酒美食。

“现在放松会不会早了一点?”徐伊景摸不清崔书润的心思,而崔民载最后的话语时不时在耳边回放,心里的不安挥之不去,实在没心思静下心来和崔书润吃这顿饭。

但她表面依然云淡风轻,坐下第一次开口显得平常而随意。

“就算是打仗,也得先吃饱肚子啊。”崔书润也不生气,算是默认了徐伊景的话。崔书润要徐伊景做的事关于孙家。崔书润一天之内以雷霆之势搞定了几乎所有家族内部的反对者,将家族大权牢牢地掌控在手中,不需要多久,也许就在第二天,原本中立观望的人就会彻底倒向崔书润。但这不代表崔书润就能高枕无忧,孙家会是崔书润掌握崔家的最后一道阻碍。

 

徐伊景没说话,只默默将已切好的牛排放到了崔书润面前。

“会觉得可怕吗,伊景?”

崔书润突然这么问。“变成坏人了,是吧?”

徐伊景反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松了一口气。崔书润这个人,喜欢靠进食来缓解压力,一周能积食三次,不吃带腥味的食物,喝酒最多半瓶。心里有事最喜欢闷声不出气。她知道这一切,但依然觉得陌生。

“良心、正直和道德,是无利可图的事情。”说出口的话依然冰冷,崔书润却笑了。

“果然是伊景会说的话。”

“在神话故事里,有一个神灯,”崔书润抚摸着面前的水壶,“摩擦之后会有精灵出现。会帮人实现愿望的精灵。小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一个。”还会为关于地狱和恶魔的可怕故事哭鼻子。

“长大以后才明白,精灵是不存在的。”但地狱却真实存在。在那个地狱里,生活着恶魔。崔书润的笑容有些冷,“毫无回报的付出,不等价的交换,是难以成立的。反之,如果有足够的利益和理由,什么东西都可以改变,什么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孙家就是这样。崔书润直接约见了孙义成。眼下崔家內患已除,和孙家如果当真死磕起来,孙家必输无疑,但崔家也要自损八百。崔书润不愿意再付出无谓的代价,更不想再看到尔虞我诈。

孙奇泰的所为本来就是瞒着父亲进行的,如今一命抵一命,道理上本来也不占上风。孙义成老奸巨猾,衡量当下情势,儿子已经没了,还有孙女,保证基业不受损害更为重要,就算有着天大的怨气,在利益面前也要低头。

崔孙两家的恩怨,就算暂时翻了篇。内忧外患已除,崔书润通往崔氏家族掌舵的道路上,已经畅通无阻。崔书润的帝国时代,正在来临。

 

“接下来,只剩下我们了,伊景。”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在黄金的帝国中,只有徐伊景和崔书润。她有什么可以给徐伊景呢,让她不要离开。她有什么可以和徐伊景交换呢,换取她的支持。

这不合乎她新适应的逻辑,也不合乎徐伊景惯有的逻辑。

“我会帮你的。”徐伊景却说着这样的话。

“我知道。”她这样回答。就像她回答崔民载的不甘和嘲笑时那样,就像她知道徐伊景曾经的动摇那样。她笑着回答,“我全知道。”就像她知道在徐伊景眼前,孙奇泰以怎样的方式了结自己,告别人世。

-----------------------------------------------------------------------------

很感谢大家的期待和支持,但有一点我想提醒一下。这不是一个徐伊景如何的故事,故事的重心在崔书润。崔书润的生活,崔书润的决断,崔书润的情感。在面对这一切时崔书润是否还能相信徐伊景,她究竟会怎么做。算是我偏爱二小姐的私心吧。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