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commmander(希寡) 4

再次向背锅的肥啾和手小姐致歉,你们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为剧情牺牲。嗯,如果本章的画风有些诡异的话那一定是码字bgm的锅,舒伯特:军队进行曲,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欢脱。

前传:《Hello,kiddo》  本篇:1  2  3

-------------------------------------------------------------------------

Chapter4 克林特.巴顿!!

克林特.巴顿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看到娜塔莎了,据他所知,就在他们上次会面的第二天,她就接了一个远在欧洲并且耗时良久的卧底任务,了无音讯。他想和她再好好谈谈他们那天谈到的问题,因为那天的娜塔莎.罗曼诺夫表现得心不在焉,巴顿对于她是否领会了问题的严重性深表怀疑。

希尔特工最近好像也不太对劲。她频繁地往返于华盛顿特区和神盾局之间,看上去比平时还要严肃一百倍。

整个神盾局上下最春风得意的莫过于维多利亚.汉德了。

 

“你好,巴顿特工。”汉德趾高气扬地从他面前走过,脸上的得意几乎要化为实质,让每一个从她旁边经过的人都感觉像是被抽了一巴掌。她已经把副局长的位置当做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并且为自己用来解决竞争对手的小花招洋洋得意。那只空有肌肉却缺乏头脑的肥鸟肯定还在为臭名昭著的黑寡妇忧心忡忡,而冰山脸小姐说不定在努力保住自己的脑袋。

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巴顿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远在欧洲的娜塔莎对于这些一无所知,这个任务对她来说不算困难,却是她进入神盾以来的第一个卧底任务,换言之,这是她近段时间以来第一个没有指挥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任务。

她竟然有些微妙的不适应。

但是黑寡妇毕竟是黑寡妇。她在几天前取得了目标任务的信任,却卡在了搜寻秘密资料所在地的这一步上。她好不容易把东西搞到手,现在却被困在黑暗闷热的集装箱里。

还有几个小时她就能和神盾特工接上头,结束这次欧洲之行了。换言之,她很快就要面对玛利亚.希尔了。算起来她已经进入神盾一月有余,以她的经验丰富和近期的频繁任务,她应该能完美地通过观察期,正式于神盾就职。也就是说,她不再需要监管员了。

也许她应该另外给自己找一个住所,保证她们有充分的空间时间来冷静头脑。

 

刚刚从华盛顿回来的玛利亚.希尔刚刚回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遇上了回来报告任务完成情况的娜塔莎.罗曼诺夫。

疲惫和无措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对方,办公室的环境让她本能地选择了公事公办,这一点倒是和娜塔莎不谋而合。她们都是很有职业素养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以任务为先。任务交接的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且平静无波。两个人除了任务相关的东西,没有多说一句话,娜塔莎干脆地把在路上写好的报告签好字往希尔办公桌上一放,点头示意就离开了。

需要谈论的事情她打算留到晚上会到她们共同的住所再行商谈。

奇了怪。她发什么脾气。

表面上端着一张冷漠脸的玛利亚.希尔看着娜塔莎.罗曼诺夫身姿曼妙的背影突然有了小情绪。要说生气,她才应该生气。她辛辛苦苦十几年,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把人拉到眼皮子底下放着,拐弯抹角表个白还没得到准确答复,人就被老情人叫出去了。第二天更是没有经过正常程序跑到了欧洲,留她在繁重的工作和有关前途的艰难选择中忐忑不安。好不容易回来,一个好脸色都不给。

哼。

难道因为我对你图谋不轨我就不是你的小可爱了嘛。

 

于是娜塔莎.罗曼诺夫并没有能如愿和玛利亚.希尔进行深入理智的交谈。因为希尔压根没回去。地球上的犯罪永远不会停息,神盾局也就成为了一个全年无休的组织,正好又碰上副局长职位即将空缺,八级特工们多多少少都分到了一些原本不在自己职权范围内的工作。想要加班,根本不缺少理由。

工作狂对此乐在其中。

加班的初衷渐渐被她忘记,希尔内心只有工作。

 

于是两人之间的僵局又持续了几天。希尔依旧三天两头出差,偶尔在局里遇见,两个人都恪守本分地礼貌问候,然后各自在揣摩对方一成不变的神情与今天她也很好看的内心活动中背道而驰。她们表现得再正常不过,反而让某些等着看热闹的人有些失望。

最终打破这令人尴尬的平衡的,是克林特.巴顿。

他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对比汉德每次看到他都会露出的友善笑容和事实上希尔的所作所为,终于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事情仿佛不像他醉后所听闻的那样。

他决定亲自来问个明白。

 

希尔看着快下班的时间,还在自己办公室门口东张西望的克林特.巴顿就觉得脑壳疼。“进来。”

巴顿确定了四周无人,闪身进了办公室,还很严谨地锁了门。

“我问你件事。”开门见山。

“不知道,没有,不可能。”

巴顿很自觉地给自己拉了张椅子和希尔隔桌而坐,像个大龄儿童似的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把脑袋往上一磕。

“你和娜塔莎是不是曾经认识?”他仔细地回想当初希尔从他手上把任务接过去的场景,稍微感觉到了不对。玛利亚.希尔自从进入神盾以来一直以冷酷高效的作风备受赏识。这样的人会因为黑寡妇不能为己所用而感到可惜?尼克.弗瑞虽然允诺过如果成功就升她做副局长,但他们都习惯了这位独眼龙局长有时候的天马行空。

娜塔莎的态度也很可疑。

“和你无关的事情别管。”希尔斜瞟了他一眼。

这就是默认了。

“你们怎么认识的?”巴顿对于这个问题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和好奇。

希尔警告性地瞪了他一眼,却在他好奇宝宝的表情下败下阵来。她沉思了一会儿,“十几年前她救过我。”她最终给出了精炼的答案。

糟糕。“那局里对于她的身份打算怎么处理?”巴顿小心翼翼地问,他有预感自己仿佛误会了什么。

“她的真实身份会进行封存,只有少数人有资格知道。并且那个名字会被赋予十级权限。”反正已经说了一部分,希尔稍作考虑就对巴顿说了实情。

“不要外传,无论是哪件事。”她叮嘱道,无论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还是保护她的目的,无论是她们的过往还是别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鉴于克林特.巴顿和娜塔莎的私交,这些事情说不准他迟早会知道,但仅此一例。

“还有别的事吗?”希尔有些奇怪地看着神情有些尴尬,欲言又止的巴顿特工。

“那什么,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别生气哈。”

 

“克林特.巴顿!”

巴顿飞快地闪出了希尔的办公室,身手敏捷地关上了门,背后追随而至的东西砸在门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哦豁,完蛋。

 

如此说来,娜塔莎反常的情绪表现就能解释得通了。气急的玛利亚.希尔焦躁地在自己的办公室转圈,平时很是诱人的工作现在在她眼里变得索然无味。

工作个屁,后院都起火了谁还工作。

副局长的位置是很重要,但是她吃饱了撑的选择这么做?动动脑子!她对于神盾内部和黑寡妇这个代号的恩怨纠葛并非一无所知,如果公布身份不仅会让她辛苦许久的成果化为乌有,甚至会起反作用,更何况这无疑会威胁到某人的人身安全。她要升职并不缺这一点功劳,安理会最近频繁和她会谈无非就是在表示神盾内部尼克.弗瑞只手遮天,需要有人制衡。一个两个都是瓜娃子。

 

娜塔莎.罗曼诺夫终于在公寓里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玛利亚.希尔,和这几天在局里见到的希尔指挥官不太一样。脸上端着的不是公务化的表情,反而隐隐约约能看见怒气升腾。

娜塔莎还没来得及说话,她一直在心里酝酿的某个提议率先被希尔提了出来。

“罗曼诺夫特工,”希尔看上去很严肃,是那种心情很不好,闲人勿进的严肃,“恭喜你正式入职神盾局。你的表现很出色。身份文件我给你带来了。”

娜塔莎伸手接过东西,粗略一翻,两套身份证明资料,还有一把钥匙。

“这间公寓是神盾给你配备的员工福利,你的观察期已到,不需要监管。我就搬走了。”

玛利亚.希尔以风一样的速度带着自己的东西滚蛋了。

原本的目的达到了,娜塔莎却没有多开心。她也有小情绪了。呵小兔崽子我什么时候需要监管,不是你一本正经实则死皮赖脸地凑上来,谁要和你一起住哼。自己当小屁孩看的人居然对自己心怀不轨,她才是饱受惊吓的那个,她可以理解希尔的尴尬,并且体贴地予以配合。

但是她发的哪门子的脾气。哼。

 

手机又一次响起,娜塔莎不爽地接起来,是克林特.巴顿。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有些奇怪,仿佛快哭了。

“什么事?”心情欠佳的娜塔莎不想废话。

“跟你说件事,你别生气哈。”

 

“克林特.巴顿!”

 

巴顿捏着手机欲哭无泪,这下捅了大篓子。唉,都是汉德的错。

------------------------------------------TBC----------------------------

今天返校,明天不一定能更。我得想想怎么接下来怎么搞。我可能得了一种写文第三章最好看然后就烂尾的怪病。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