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commander(希寡) 3

哈哈哈哈评论区的各位你们太可爱了,你们是土拨鼠吗23333怎么都在尖叫,是不是我写得太糟糕了所以你们无法配合演出,只能尖叫鼓励(假装严肃.jpg)

前传:《Hello,kiddo》  本篇:1  2

--------------------------------------------------------------------------

Chapter 3 Leon

按照惯例,神盾局聚会的狂欢一夜后往往是大部分特工的轮休日,那些第二天有任务等待的特工则会被自己的指挥官管束,根本不会参加。但这一条规则仅限于外勤特工,对于内勤人员,尤其是热爱加班的那种,休息日和工作日并没有明显的差别,只不过可以少浪费些时间在批判低级特工的愚蠢错误上。

简直是加班的天赐良机。

所以当娜塔莎难得的放纵了自己一把多睡了一个小时,走出房门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玛利亚.希尔时几乎要怀疑自己的酒量是否有所退步,以至于宿醉未醒,出现了幻觉。

视力和清醒万分的娜塔莎.罗曼诺夫一样良好的玛利亚.希尔神奇地在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镜片上泛着淡淡的紫光。听到娜塔莎的脚步声,希尔抬起头给了娜塔莎一个微笑,向她示意早餐在桌上。

娜塔莎从善如流地叼了一片面包坐到希尔身边,一边咀嚼一边盯着复又埋首于电子屏幕的希尔的侧脸出神。埋头工作的希尔别有一番认真的魅力,而那副抗蓝光防护镜更给她增添了几分柔和的学术气息,好像她现在在阅读的不是情报机构的公文,而是学术专著。

这样冷淡而不失体贴,果决但兼有应变的大好青年,在她那些同事眼里怎么就是一个冷血无情,严肃刻板的恶魔上司呢。娜塔莎漫不经心地回想着昨天在聚会上听到的关于希尔指挥官的种种传言。

 

热爱加班,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她出入三叉戟大楼。嗯,这条可能是真的。如果可能的话,娜塔莎相信玛利亚.希尔宁愿住在神盾局。某种意义上,在娜塔莎加入神盾局之前,这就是事实。

依靠美色上位。嗯,这就很离谱了。娜塔莎留心记了一下这句话出于何人之口,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

面瘫但是毒舌。这倒是有可能。

灵魂画手。有待验证。

还有些什么。

 

“玛利亚,”在不加特工二字的时候娜塔莎总是不乐意称呼她的姓氏,这让她想起她当年见过的那个酗酒成性的暴力狂。“我听说了一些事。”

娜塔莎严肃的声音让希尔放下了手边的工作,专注地看着她。

“我相信你不是枉顾属下性命的人。我希望你能够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希尔闻言皱了皱眉,无数她曾经听过的流言被她一一筛查排除,她难得的有些慌乱。她早些年的行事作风确实有些激进与冒险,直到卡特三令五申进行教育才有所改善。

“你确实,”娜塔莎欲言又止,看着希尔不自觉挺得更直的脊背和掩饰不住的紧张,本来充满了恶趣味的内心突然有一丝不忍,话到嘴边,一打转就变成了“和梅琳达.梅特工有一腿吗?”

希尔这才反应过来娜塔莎是在耍她。她干脆地闭了嘴,抱过电脑低头工作,任由娜塔莎在旁边发出猖狂的笑声。

“老实说,玛利亚,你喜欢女人吗?”性向对于阅历丰富的黑寡妇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是她试想了一番从小就冷着一张脸的玛利亚.希尔和男性相处的样子,有些奇妙。

更大的可能是,玛利亚.希尔既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

“是。”

娜塔莎有些吃惊地看向希尔,她依旧低着头,耳朵微微有些发红。她没想到希尔会这么直白地回答这样私人的问题,更没想到希尔在说完话以后给她当场表演了一个原地脸红。她一时不知道话要怎么接。

房间里只听得到希尔敲击键盘的声音。

沉默了一会,希尔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将电脑放到一边,再抬头已经是惯常的冷静脸。她坦荡地看着娜塔莎,“但我和梅特工没有交往过。”

“那也许不是件坏事。”娜塔莎若有所思道,换来希尔的白眼。

 

“玛利亚,我确实听到了一些东西。”娜塔莎收敛了玩笑的姿态,难得的有些认真,“但是我也是特工,我知道牺牲的必要性。你做了正确的事。”

希尔别开了头,干巴巴地说,“谢谢。”

“你不是担心这个才决定在家工作的?”

或许有一部分是。

“今天我也休假。这些东西不是神盾的工作。”希尔半真半假地说,“事实上,它们来自安理会。”

“质询?”有些出乎预料,娜塔莎只能往这个方向猜测。

“更像是一份邀请。”希尔随手把电脑合上收好,决定跳过这个话题。“难得休假一天,一起看场电影怎么样?”希尔从柜子里翻出一张碟片,看上去保存良好。

年纪轻轻竟然还用碟片。

“然后点份披萨,今天就不出门了。”腹诽归腹诽,娜塔莎对于这个提议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希尔不经意地摩挲着碟盒,打开了公寓里从来没开过的电视。

电影开场,The Professional ①两个单词出现在屏幕上,娜塔莎饶有意味地看了希尔一眼,年轻人好像毫无所觉,直直地盯着屏幕,好像从未看过这部被她特意收藏的电影那样全神贯注。

娜塔莎挑挑眉,同样把视线转回电视上。对于这部奇妙的影片她有所耳闻,却出于种种原因没有完整地观看过,如今和玛利亚.希尔一起观看,不失为一种奇妙的体验。

 

电影开场。

从片头奇妙的音乐响起开始,她们俩谁都没再说话。这份沉默在屏幕里满脸惊恐的男人被一把从黑暗中探出的利刃抵住要害时被娜塔莎所打破,她吹了个口哨,“酷。”

希尔脸上隐约出现了些笑意,但不知名的紧张感迫使她沉默,直到年幼的娜塔莉.波特曼出现在屏幕上,小小的女孩坐在楼梯边缘,身旁藏着烟,在短暂地逃离那个不怎么和谐友善的家庭时遇到了改变她一生的杀手。

初见只是点头之交,再见就已经遇上了毒贩父亲连累全家被杀的灾难。杀手向她敞开了门,庇佑她逃过追杀。

杀手和少女相依为命,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只带着一个箱子和那盆被杀手视若生命的植物。

“这就很不写实了。”娜塔莎如此评价道,“带上药品和枪支才是关键。”

“他们又没同时受到两方势力的追杀。”

 

报仇心切的少女拿着枪向楼下乱射。

“她没有你懂事。”

 

杀手带着想要成为杀手的少女用油漆子弹对目标进行射击。

“哄小孩的教科书。”

 

娜塔莎看得颇有几分兴致勃勃,在剧情展开的同时不断点评。仇人浮出水面,女孩雇佣杀手。观影氛围轻松而又愉快,娜塔莎倾身向前去够早就准备好的不知哪里来的爆米花,猛然听见娜塔莉.波特曼对旅馆老板念出了一句台词。

“他不是我的父亲。他是我的爱人。”

娜塔莎把爆米花抱在怀里,靠回了沙发上,转头正好迎上希尔让人看不透的表情,和灼灼的目光。

“爆米花挺香的。”娜塔莎好像毫无所觉地把桶放在两人中间,随手又抓了一把,“你也可以试试。”

希尔将爆米花丢进嘴里,感知却集中在刚才在桶里两手相碰的皮肤上,尝不出爆米花究竟是什么滋味。

 

后面的观影时间在沉默中度过。杀手和女孩被围攻,临别之时最终吐露心意,只差一步就能摆脱黑暗的杀手,和最后带着那盆植物独自坐在阳光灿烂的草地上的女孩。

也许他是太想摆脱黑暗,以至于忽略了潜在的危险。也许他是知道光明与他只是奢望,以至于愿意和女孩的仇人在黑暗中同归于尽。无论是哪种,这都是个悲剧。

也许不该选这部片子的。希尔想。

 

娜塔莎的手机和着片尾曲一同响起,打破了诡异的沉默,很难说谁才是松了一口气的那个。娜塔莎打开手机,是克林特的邀约。

“看来披萨是吃不成了,克林特说有事情和我说。”

没有关注希尔的回应,虽然没有被听到女孩惊世骇俗之言的旅馆老板驱赶,娜塔莎依然迅速地离开了这间狭小的双人公寓。

 

克林特.巴顿的本人在此刻并没有他的短信那样招人喜欢。娜塔莎有些烦躁地在他对面坐下。“有人说女孩是否会喜欢上做爱取决于她的第一个,我会喜欢吗?”

娜塔莉.波特曼,不,玛蒂尔达的声音冷不丁地在她脑海里响起。

十二岁,她带走希尔的时候,希尔比这要大一些,更别提现在,她早已成年,出落得高挑而俊美。

打住,她都在想些什么。

 

“你有心事?”克林特小心翼翼地试图唤回面前走神的人。

娜塔莎恍然惊醒。“什么事?”

克林特想了想决定不寻根究底,先把自己带来的消息告诉娜塔莎才是正事。

 

“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以后爬进了三叉戟的通风管,”克林特顶着娜塔莎惊异的眼神继续往下说,“听到希尔特工和汉德特工,昨晚没出席的一位八级特工,因为副局长位置的归属起了争执。”

“希尔特工似乎打算公开你的身份,为自己的晋升增加筹码。”

---------------------------------TBC-------------------------------------

注①:《Leon》,《The Professional》都是同一部电影,前者是法国原名,后者是美国版,大陆译名为《杀手莱昂》,但更广为人知的是它的香港译名,《这个杀手不太冷》。

说起来正是这部电影促使我写续。先有的这一章,才有的其他情节。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