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commander(希寡) 2

恭喜本故事中两位背锅王,鹰眼和手小姐即将喜提他们的锅。

前传:《Hello,kiddo》    本篇:1

---------------------------------------------------------------------------

Chapter2  神盾局

某位英国的二流文学家曾在一本书的扉页上装模作样地写下过一句话:剃刀边缘无比锋利,欲通过者无不艰辛,是故智者常言,救赎之道难行。①

这句话或许是对的,又或者根本没有意义。

在娜塔莎.罗曼诺夫真正从血色的地狱中睁开眼睛,看清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之后,她就没有渴望过救赎,有的罪孽是无法补偿的。

 

所以现在的生活对她来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红发的杀手在沙发上摊平了身体,眯着眼一边打量着在房间的另一边移动的高挑身影,一边回忆自己这大半个月来近乎悠闲的生活。几个称得上是轻松愉快的外勤任务,还有指挥官亲自负责的适应性训练。她得说即使她再讨厌神盾局的那些条条框框,她也愿意听玛利亚.希尔用她那一本正经的语调在她耳朵旁边反复强调。

特别是到最后希尔总是无奈地叹气,然后告诉她如何合理合法地钻制度的空子。

 

希尔结束了通话,转过头就看到像猫儿一样餍足地窝在沙发上的娜塔莎。她不自觉地勾起一个笑容,放轻了声音,“我希望你写完了你的报告?”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躺在原处一动不动。如果她对于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一定是玛利亚.希尔不知从何时开始发展的工作狂属性。根据她对神盾局不多的了解,她肯定玛利亚.希尔一定存在自愿加班行为,且得不到任何加班工资。也许这就是她能在这个年纪就能当上指挥官的原因,毕竟希尔的工作文件往往以一臂之差领先于她本人先到家。

如果她们可以这么称呼这个临时的双人公寓的话。

 

“我想也许希尔特工愿意代劳。”

希尔对这种发展早有预料,把自己手上的文件扔到懒洋洋的女人身上,“签字。”

娜塔莎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随便一瞟就知道她来到神盾以后出过的所有任务报告都在这里。“看来你和那条黑色独眼龙终于搞定了我的新身份。”就她所见,玛利亚.希尔和尼克.弗瑞关于这个问题进行了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辩论,论辩双方围绕是否对黑寡妇的身份进行公开的问题互不相让。

“事实上并没有,不过你可以先签上你现在正在用的这个名字,娜塔莎.罗曼诺夫,尼克.弗瑞对于你的另一个身份有自己的想法,但首先我们需要先让你通过一个月的观察期。”

“好的,指挥官。”娜塔莎作势敬了一个随意的军礼,逗得希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些。

“签了这些文件,你应该到局里去述职,顺便认识一下新同事。”希尔露出一个不太友好的表情,“巴顿特工最近很频繁地问起你,今晚会有一个无聊的聚会,应该是融入新集体的好时机。”

“我猜你不会参加?”娜塔莎对于如何与别人打交道颇有心得,她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从玛利亚.希尔一下班就是工作,且和她同住了半个月也无人打扰的情况来判断,希尔和同事们的关系即使算不上是生疏,也绝不算是融洽。

就像当年在那个偏远的小镇上被孤立一样。

“你知道,有工作。”希尔对此毫不在意,除了少数几个人,她并不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在与人交往上。

 

所以玛利亚.希尔口中的无聊聚会显然也不像她所描述的那样无趣,甚至有点儿太有趣了,尤其是对于一个雇员大多时刻面临生命危险的组织而言。

“Nat!”脸上带着一个可笑的羽毛面具,手里端着两杯酒的克林特.巴顿费劲地从狂欢的人群中挤过,终于抵达了娜塔莎身边,他的声音在面具下显得有些古怪,活像是重度感冒患者。“看到你真高兴。”

“看起来你最近很不错。”再次见到曾经给予自己不少帮助的朋友,娜塔莎脸上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真诚。

巴顿把手中的酒递给娜塔莎,凑近了她,压低声音询问道,“希尔没难为你吧?我想和她相处一定无趣极了,她在局里出了名的严肃刻板。”

娜塔莎笑容收敛了一些,她试图穿过面具看清巴顿的神情,他的确是出于关切才问的话,这让她觉得有些好气又好笑,“事实上还不错。”她最后平缓地回答道,“希尔指挥官还会在出任务的时候给我讲笑话。”

巴顿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以前曾经有个新来的家伙看上了咱们的冰山美人,在晋级报告的神情上画了朵玫瑰,然后他就被调去了非洲分部,两年以后才有机会回归。”

是的,她记得这个。在前往任务目的地的飞机上希尔曾经给她讲过这件事。她还能清楚地回想起年轻人脸上对于那朵玫瑰的嫌弃。

“那简直就是一团插着毛衣针的毛线,就算是尼克.弗瑞头上的反光都要更为赏心悦目。”

娜塔莎不由得露出个笑容来,“听起来那位特工咎由自取。”

巴顿露出了个惊恐的表情,可惜在羽毛面具的遮掩下只是白费劲,他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克林特,还有这位,想必是罗曼诺夫特工。”来人是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中年男子,他带着笑和娜塔莎握了握手,凑近她低声说,“久仰大名。”

娜塔莎一时拿不准这究竟是赞扬还是批判。

“我是寇森,八级特工,克林特的指挥官。”他笑着自我介绍,“没想到玛利亚真的说服了你,她当时冒了很大风险。”他不动声色地瞪了巴顿一眼,虽然希尔没有明说,但全程参与追捕行动的他对于希尔和罗曼诺夫的关系有所察觉。

“如果不介意,也许我可以听一听更详细的故事。”

娜塔莎对于希尔在神盾局的生活抱有极高的探究欲,而寇森显然是一个极好的情报来源。

 

独自坐在办公室的希尔对聚会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也并不感兴趣。事实上,她对于三叉戟大楼内设的酒吧离她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十分遥远这一点感到万分满意。

她当然能想到娜塔莎.罗曼诺夫一定会发挥自己出色的职业技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神盾局上上下下一干人等——包括她——的正经评价和花边小料打听得清清楚楚。她对此并无异议。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大部分神盾局雇员眼中的形象,但鉴于这种形象对于她的工作顺利展开有一定帮助,她对此欣然接受。

也许娜塔莎会对此颇有异议。

自重逢以来,娜塔莎.罗曼诺夫一直隐约以希尔的长辈自居,鉴于她的确在希尔尚且年幼时阴差阳错地承担过一段时间的监护职责。

尽管在希尔眼里那叫互相照顾。

希尔自幼在冷漠和偏见中长大,她缺乏对于正常的人际交往的热情,她信奉人各有价值,人际交往即为价值的交换与利用的法则,只有尽力向前,才能保证自己仍有立足之地。只有娜塔莎.罗曼诺夫例外,对方不顾自己也身处险境,把她带离那个充斥着暴力的家庭的行为给了她最初的温暖。

她因为她的一个故事选择进入空军服役,因为神盾局对她的追查进入神盾。这条道路虽然和玛利亚.希尔本人的理想追求契合,但不可否认,娜塔莎.罗曼诺夫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

她是她第一个朋友,第一个亲人,或许也是第一个倾慕的人。因此娜塔莎时不时对于她感情生活的过分关注令她颇觉困扰。

估算着派对结束的时间,她停止了手上的工作,打算捎上娜塔莎一起回家,如果她没有看上哪位英俊特工的话。

 

走出办公室的门,玛利亚.希尔就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她不禁皱起了眉。和她处在同一层楼又如此没有职业素养,张扬自负的只有一个人,维多利亚.汉德,八级特工,即将空缺的副局长一职的有力候选者,同样也是娜塔莎真实身份的知情者。

“希尔特工。”汉德叫住了希尔,希尔只能停下脚步和她相互问候,彼此脸上都带着虚伪的笑容,一双隐隐带着挑衅的眸子迎上波澜不惊的目光,彼此试探,暗中交锋。

“希尔特工倒是立了大功。”汉德听闻希尔在巴顿特工针对黑寡妇的招安任务中横插了一手之后就认定这是希尔自我表现的方式,“只等下一步公布出去,自然有人支持。只是你别忘了,黑寡妇不仅是顶级的间谍,更是一流的杀手,在神盾内部,也有不少人和她有仇。”

希尔微微挑起嘴角,“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局里自有安排。”

“一点也不在意连带损失?”

“特工都是消耗品,汉德特工。”希尔点点头准备结束这场谈话,“包括你我。”

 

维多利亚.汉德抬眼不经意地瞟了头顶的通风管道一眼,向着希尔远去的背影露出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TBC--------------------------------------

注①:嗯,语出毛姆的《刀锋》,毛姆在他的时代一直被二流作家的评价困扰。从我个人来说,嗯,我不喜欢他的作品。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