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commander(希寡) 1

本篇续接 前传:《Hello,kiddo》,预计五章左右完结,可独立观看,建议搭配食用。

------------------------------------------------------------------------

Chapter 1 久别重逢

一个小时以前的娜塔莎.罗曼诺夫绝不会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那时候她正拿着炸弹引爆器,胜券在握地等待辛苦追捕了她许久的神盾局人士,准备搞一个大新闻。

半个小时以前她从那位神盾局指挥官轻柔的拥抱中脱身,和她谈起了归顺神盾局的问题。

十分钟以前她被带上了手铐,和两个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的守卫共同置身于机舱内,隔着黑乎乎的面罩相互打量。

 

她觉得自己不太对劲,心跳微微加快,体温上升,呼吸急促,这些细微的变化别人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无法洞悉,她自己倒是一清二楚。也许是手上这副手铐的原因,凶名在外的黑寡妇很少处于这种被动的地位。

她灵敏的听力帮助她在飞机的轰鸣声中捕捉到了渐渐接近的脚步。一位个子高挑的黑发美人儿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她穿着笔挺的制服,脸上是不苟言笑的严肃神情,目光巡视一圈,抬手敲了敲舱壁,示意两位特工离开。

 

娜塔莎从看见她时就平息下去的焦躁感再度卷土重来,她抖抖手腕,冰凉的金属链子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认真的?”

希尔脸上的寒冰一下子消失了,她勾起一个笑来,缓步走近了娜塔莎,俯下身去勾起金属链,一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认真地走个过场。这些拦不住你。”话音刚落,就听见娜塔莎哼了一声,希尔手上一轻,手铐已经晃晃荡荡地被她提了起来。

希尔把没能派上用场的钥匙塞回兜里,随手把手铐扔到一边,顺势在娜塔莎身边坐下,捞过娜塔莎的手腕轻轻揉了几下。娜塔莎僵了一下,收回了手,嘴里轻轻咕哝了一句俄语。

 

“认真的?Aunt?”出乎娜塔莎的预料,希尔显然听懂了这句小兔崽子,挑着眉将她的问题原封不动扔了回来,咬重了句尾的称呼。

她们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最终是希尔先移开了目光。沉默统治了这片狭小的空间。

 

十几年前,刚刚叛逃的黑寡妇在逃亡过程中途经美国一个偏远的小镇,认识了尚且可以称得上是年幼的玛利亚.希尔,与这个常常受到父亲苛待的小可怜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带着她逃离那个小镇,在神盾和红房的双重追杀中一起亡命天涯,互相为伴,直到娜塔莎离开,当时的神盾负责人卡特特工收养希尔。①

谁能料到十几年后,玛利亚.希尔以神盾指挥官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娜塔莎面前,向她提出了十分诱人的招安条件。

横亘十几年的时光,她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所以,神盾局?”娜塔莎最终选择了这个开头,讲道理,她当年的离开完全是出于不忍心看小可怜和她一起在枪林弹雨中疲于奔命的人道主义精神,谁知道她长大后竟是加入了神盾局,还混上了指挥官。

她完全不想掩饰自己的不爽。

“是我自己的选择。Aunt Carter对我很好。”希尔倒是一如既往地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更准确地说,是空军。服役期间接到的招募。”

飞机冲破云层,灿烂的阳光透过小窗洒在玛利亚.希尔蓝得透亮的眼中,照亮了那片深邃的海。娜塔莎猛然想起,在她们分别的那个午后,她们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同样的一双眼睛望着窗外的天空,在谈及以后的人生规划时给出的答案。

“飞行员?也许。”

 

那一瞬间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汹涌而至,层层叠叠的瞬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她们在雷雨夜的初次见面,给她送食物还先行试毒的场景,娜塔莎离开小镇前看到遭受父亲虐待的希尔时心中的恻隐,黑暗中相拥的体温,分别时绝不透露半个字的保证,还有曾经她们坐在公园的草地上,讲起娜塔莎在任务中驾驶飞机的体验。

希尔体贴地站起身到前面去查看情况,让娜塔莎有机会收拾好自己的异样。再次回来时,手上端了食物饮水,以及一沓文件。

“你跑得可真远,我们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

娜塔莎接过餐盘,暗自翻了个白眼,我跑得远还不是被你追上了。“你不吃?”她看着已经翻开文件一副要认真工作模样的希尔只觉得令人发指,她家好好的小孩被卡特一带就变成了工作狂。

 

希尔向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她抽出一张纸,写上几个字放到娜塔莎面前,“罗曼诺夫特工,你的第一个任务。”

清除那两位木乃伊特工。

娜塔莎不可置信地看向希尔,压低声音,“你疯了?”

希尔耸耸肩,指节在椅子上轻轻扣了扣。间谍。

飞机上一共四个人,两个是间谍。他们是飞行员,在控制台上,不能用枪。前方会经过海洋,在那之前完成任务准备抛尸。

 

匪夷所思的展开和长期混迹在黑暗世界中的本能都在向娜塔莎提出疑问。这一切都是玛利亚.希尔的一面之词,他们身处高空,与世隔绝,而希尔拒绝饮食。一个看起来合情合理的猜测指向娜塔莎最不愿意想到的地方。

希尔看出了她的犹豫,她向娜塔莎走近了一步。而娜塔莎也向她走近了一步。黑寡妇迅速擒住了指挥官的手腕向身后一别,膝盖一顶,希尔无声无息地跪倒,疼出一身冷汗。但她依然很冷静,她能感觉到娜塔莎的呼吸就在她耳边,她放松了身体,表示自己的顺从,任凭娜塔莎从她身上收走了枪支和钥匙。刚才那副手铐现在反拷在了她自己腕上,将她固定在了座椅上。

“Nat。”希尔低声道,眉眼间尽是平静,对于这种情况她早有预料,以至于在拟定计划时和寇森发生了争执。“他们确实有问题,证据我会向你出示,但是避免他们察觉,我没有带在身上。”

她迎上了娜塔莎审视的目光。她知道自己在冒险,但她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她清楚一个顶级的间谍在这种情况下必然的怀疑,她也能感觉到娜塔莎的挣扎。如果她赌输了,那么她长久以来的努力将付诸东流,甚至会失去性命。

娜塔莎做决定只用了几十秒,却显得无比漫长,她一声不吭地拿起餐盘里的餐刀,逼近了双手反铐在背后的希尔,将钥匙扔在她腿上,离开了这个机舱。

赌赢了。

希尔听到前面舱室传来隐隐约约的响动,嘴角轻轻上扬。她没有试图用别扭的姿势拿取就在眼前的钥匙,手腕轻动,手铐应声落地。

 

娜塔莎做事很干净。她们没有费多大劲就清理好了现场。希尔给飞机设置了自动巡航,当着娜塔莎的面和神盾取得了联系,确保一切顺利。

但是娜塔莎的表情没有一点缓和。“解释。”

 

“你的消息在神盾内部也需要保密,只有八级以上特工才有机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显然的,有此殊荣的人不太多。正好这两个内奸可以派上用场,你知道参与围捕的特工并不知道任务结果,他们甚至不知道任务目标的真实情况,你其实是另一场任务的所得,按章程需要两名押送员陪同。”

“于是把他们清理掉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娜塔莎接受了这个解释,但是脸色依然没有好转,由面无表情向眉头紧锁发展。

“玛利亚.希尔,你在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娜塔莎没想到希尔能够疯狂到这个地步,和一个立场不明的顶级间谍和两名内奸共处高空。一旦哪一步出了差错,希尔都要玩完。

“我赌赢了不是吗。”希尔看上去毫无悔过之意,她注视着娜塔莎,“Nat,你知道关键在你,你不会拿我的性命开玩笑。”

 

娜塔莎沉默不语。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她设想过希尔才是有问题的人的情况,而她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冒了再次被神盾追杀,过上朝不保夕生活的风险。

“这是个考验吗?”

“不是,这就是个任务,仅此而已。”

 

娜塔莎的目光在希尔脸上寻梭,和过去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中多了一些成熟,反而使得陌生感无法忽略,倒是眼睛里的真诚一如既往。她叹口气,紧锁的眉终于舒展开来。她拉过希尔的手臂,找到她方才伤到的地方轻轻揉动。

“以后不要再冒这种险了。”

“关于这个,你倒是有机会监督我。”希尔冲她眨眨眼,“我会担任你进入神盾的监管员,也就是说,在一段时间里我们要住在一起。”

“吃你的午饭吧。”

 

飞机在澄澈的蓝天中划过,载着两个人飞向神盾总部,飞向新的生活,时光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Natalia和她的kiddo坐在破破烂烂的教堂里分享简陋的食物,红发的间谍拿起一块面包递到希尔面前,她却别扭地偏过头,不情愿地吃下去。

 

早在她们的目的地等候的寇森看着希尔发来的消息,松了一口气,示意待命的特工们解除戒备。

“罗曼诺夫特工,测试通过。”

-----------------------------------TBC----------------------------------

注①:前传《Hello,kiddo》的内容概述。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