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掠影(润景)6

链接:1 2 3 4 5

-----------------------------------------------------------------------------

Chapter 6 阴谋

和崔民载相互试探了几个来回,徐伊景最终表示需要时间考虑,崔民载也不意外,嘴上说着可以理解,临走前势在必得的笑容却被徐伊景尽收眼底。并没有联系崔书润的打算。她掉头就去找了被控制起来的孙奇泰。

崔东诚一案,崔民载的说法让她起了疑心,事情和崔民载有关是显而易见的。但崔民载一直被长房警惕着,没理由会知道崔家大宅内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泄露崔东诚行踪的人。他后面必然还有人,而他不愿透露。

按照他的说法,他和崔远载早就勾搭在一起,但崔远载不可能知道他直接参与了谋杀,否则崔民载提起崔远载时不会用随时可以丢弃的轻蔑态度,而崔远载那一天,也并不在家。

还有别人,就在崔家内部,她必须找到这个人,才能避免陷入不利境地。孙奇泰是她能找到的唯一突破点。

 

崔书润对于这些事情是一无所知的。她不知道人心究竟可以坏到什么地步,每一次她以为自己已经见到了人性中最恶毒的部分,事情的发展都能让她一次次认识到自己的无知。

就像她不知道原本饭桌上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会在父亲死后尔虞我诈而不顾父亲尸骨未寒,她不知道原来保护她的哥哥姐姐能如此恶言相向,步步紧逼。

她同样不知道的,还有崔诚载藏在心里的一切。

崔诚载不是父亲的儿子,韩正熙是父亲故友的遗孀,这一切她都知道。她不知道的只是韩正熙一直怀有的恨意。她认为崔东诚是害死她亡夫的凶手。是她泄露的崔东诚的行踪,是她和崔民载联手。她清楚地知道那天崔东诚意欲何为,却让他没来得及完成最后的交代。

而崔诚载,自小被姐姐爱护,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清楚母亲的打算,但他害怕失去这个家,害怕做不成姐姐的弟弟,也害怕母亲受到伤害。

崔书润不知道这一切。

 

她只是心里烦躁,不知道该和谁讲的时候经过了崔诚载的房门。她坐进崔诚载房间的沙发上,看着眼前低头看书的弟弟,就像很久之前一样。

“说起来,很久没有这么一起待着了呢。”崔书润有些怀念,自从徐伊景来到崔家,崔书润就很少像从前那样经常性地和弟弟待在一起,就算是辅导题目,也大多不会太久。崔书润倒不是偏心,只是注意力难免地分散,但如今一想,反而觉得有些对不起弟弟。

“我要学习。”崔诚载有些生硬地低着头道。他不敢和崔书润一起,不敢让崔书润在他的房间久待,仿佛崔书润能从他心里听到韩正熙在这个房间里说过的话。

“小不点怎么了嘛?”崔书润有些意外。“你学吧,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姐姐真的好累。”

 

崔诚载终于抬了头。只看见崔书润闭着眼睛,满脸疲倦。他突然觉得心里一酸。家里的情势他也清楚,崔书润为什么这么努力,承受了多少压力,他都看在眼里,他也曾微微地嫉妒过突然出现的徐伊景分散了姐姐的关爱,但现在他只庆幸还有徐伊景陪在姐姐身边,能助她一臂之力。

可姐姐身边有了徐伊景,妈妈身边只剩下自己了。他无从选择。

“以后每天,都像这样和我待一段时间吧,诚载啊。”崔书润闭着眼睛说道。她喜欢和弟弟相处的时光。和她有着同样的理想,要成为教授的弟弟,真正没有参与到家族事务中去的单纯的弟弟。

这个房间大概是整个家里唯一没有被用来密谋各种利益纷争的地方了吧。

崔书润有些感叹,更多的是放松。就连她自己的房间,也是她和徐伊景商谈时的常用地点了。

“照顾好自己吧,姐姐。别人做错事,不是姐姐的责任。”崔诚载的语气有些低落。

“还是太软弱了啊,我。”崔书润苦笑,“如果我能再能干一点,把崔家牢牢我在手里,哥哥看不到什么机会,就不会像这样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崔诚载若有所思,仿佛一直困扰他的难题被解开了。如果他能尽快帮崔书润取得绝对的胜利,就有可能在母亲和姐姐彻底翻脸之前断了母亲的念想。只要他瞒得够好,他就可以继续做姐姐的好弟弟,母亲的好儿子。

他犹豫了一瞬间,还是开了口。

“父亲出门之前一天,我看到四位公司的人来过家里,好像说了什么关于借名股份的事情。”这当然是假的。而这种谈话,崔诚载也听不到。崔东诚最后的时光几乎没法会客,就那一天额外清醒,想起来还有要事没办,急匆匆前往银行,路上吩咐韩正熙联系的。韩正熙惊讶之下还没来得及通知崔民载延后行动,惨剧就发生了。自崔东诚遇害以来,韩正熙为了掩人耳目一直在家里称病,崔诚载在旁陪护,而借名股份的转让是相当麻烦的事情,他确信母亲来不及对那些股份下手。

“真的?”崔书润立即睁开了眼睛,“你还记得是谁吗?”崔诚载不接触公司事务,恐怕不知道来人的具体身份。

崔诚载高兴于自己能帮上崔书润的忙,急忙报了名字。

“就是这四个,毕竟也是常常来家里的叔叔。”

崔书润也没怀疑,匆匆离开了崔诚载的房间。不顾时辰,就要和那几位在现在的局势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联系。

谈话可以说是很顺利。本来几位社长都是崔东诚的心腹,对于他的打算再清楚不过,猜测要把股份转给崔书润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是事发突然,崔书润不主动提起,他们也不能完全确定崔东诚究竟要把股份交给谁,如今崔书润证明自己知情,他们当然乐意配合。

“手续会需要一段时间,请副会长耐心等候。”

 

挂断电话,崔书润高兴之余,在心里衡量着各方的力量,下了基本胜券在握的判断。

徐伊景就是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是韩正熙。”

徐伊景冷眼看着眼前一脸懊悔的孙奇泰,心情复杂。她知道崔书润一直以来对于继母抱有怎样的尊敬和爱护,也知道这个事实对崔书润来说有多难以接受。

深吸一口气,徐伊景再次开口,一字一顿,缓慢但清晰地复述了一遍,“出卖崔东诚会长的,是他的夫人,韩正熙女士。”

崔书润手中的听筒砰然落地。

 

查出这件事其实是偶然。彻底理清头绪的徐伊景也不由得为韩正熙的心机咂舌。本来以崔民载的行事,孙奇泰这个蠢货是没法察觉到韩正熙的存在的,崔民载作为中间人,分别联络,韩正熙和孙奇泰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韩正熙不满足于受制于崔民载,暗中也在收购股份,没有足够的资金,又不可能向徐伊景属下的高利贷业主们借,只能派人向孙家求助。机缘巧合之下,竟让孙奇泰有所发现。

“另外,韩正熙这些年一直在私下里收购诚进的股份。而担保用的证明文件,是孙东辉提供的。”

崔书润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

“你再说一遍。”

徐伊景照做了。崔书润感情上无法相信,理智上也认同了徐伊景的判断。她不想面对残酷的真相,但从徐伊景口中吐出的那个数字,逼得她不得不思考。

她就算拿到了借名股份,加上她自己原本拥有的股份,也不过堪堪和韩正熙持平。韩正熙苦心筹谋多年,私下收购的份,加上崔东诚念她劳苦给她的份,再有诚载不曾成年韩正熙代管的份,数目可观。

“书润?”

徐伊景是真的担心了。崔书润长时间的沉默让她尝试着开口。

“我没事。”崔书润的声音冷静到可怕,她脑子飞速地运转着,渐渐想清楚了一件件困惑,韩正熙的暧昧态度,崔诚载的欲言又止,甚至是借名股份的消息来源。“父亲给我留下了些借名股份,现在并没有一败涂地。”只是场面再度僵持了。现在她最大的敌人不再是崔远载,而是韩正熙。崔远载,崔晶润,将会是决定胜负的人了。

“我会和哥哥姐姐们谈一谈的。”

不等徐伊景说话,崔书润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知道被欺骗了这么多年,一定也会很愤怒吧。”

“伊景你辛苦了。”

“孙少爷的事情,孙家再急,半天还是能等的。”

“现在,先回到我身边来吧。”

 

    机械地打完电话约兄姐明天见面。

人心究竟能坏到什么地步呢?二十七年的欺骗,和善面孔下的蛇蝎心肠。

崔书润一动不动地坐着,什么也不愿想。

人情究竟有多复杂呢?自己珍惜的弟弟,与杀害父亲的帮凶是母子关系。欺骗无法释怀,隐瞒无法责怪。

那么,和她有着同一个母亲的兄姐,这次总该站在她这边了吧?但孙东辉,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崔晶润会怎么选?而崔远载,对于父亲的死显得毫不介怀的崔远载,和另一个帮凶结盟的崔远载,又会怎么选?

她不曾想到过她会为这种问题困惑,也不曾想过她会得不出答案。

就像她不曾想到,她等待的徐伊景,正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思索着要不要拨出一串她才记下不久的号码。

属于崔民载的号码。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