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kiddo(第四章)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在交易开始前Natalia就打发走了Maria,以防万一。对她这行的人来说,“万一”常常发生。这次也不例外。

当Natalia回到临时落脚点后,已是凌晨时分。她身上带伤,小孩儿坐在沙发上,从浅眠状态中惊醒。她看了杀手一眼,自觉地跳下沙发跑进房间拿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时刻准备跑路。

Natalia看着小孩儿的背影不自觉地叹口气。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小孩懂事得让她叹息。

某个念头再次蠢蠢欲动,又被下一场逃亡的开场打断。

原本Red Room的势力已经被她们摆脱,但新的不明方的特工又开始围追堵截。

按她今天打听到的消息,PeggyCarter。

沉湎于自己思绪的杀手不可能注意到身边的小孩儿在打哈欠的间隙瞟向她的眼神复杂难明。


夜,东躲西藏的两个人总算找到了一个短暂的落脚之地,条件不可避免地简陋,杀手和女孩必须住在同一个房间里。

连日的奔波劳碌和多处伤口,即使有血清相抗,也对她的身体造成负担,这让她的过往再次化做噩梦袭来。Natalia冷汗涔涔地从梦中醒来,特工敏锐的感知让她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床边正在靠近的人。

小孩儿痛哼一声。

Natalia听出是她,却没有马上放手。

屋子里一片漆黑,Natalia却能感觉到那双目光灼灼盯着她的眼睛。

“你在做噩梦。”

杀手松了手,听着小孩儿活动手臂发出的细微响动。没由来地觉得有些愧疚,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声道:“职业习惯,你最好不要在这种时候靠近我。”

小孩不做声。Natalia知道她听见了,翻了个身也没说话。半晌才闷闷道:“睡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只有她自己知道,做间谍时她也曾与人同寝,却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哪里会让人近身到如此距离才恍然惊醒呢。

沉浸在思绪里的杀手毕竟还是注意到了小孩儿没有如往常一样应声。

“我弄疼你了。”Natalia努力不流露出自己奇怪的心虚感,肯定语气中有几分柔和。

“没有。”小孩儿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没有她想象的委屈和惊慌。

她突然一阵烦躁。翻身起床,一把捞过隔壁床上的小孩搂进怀里。突兀而粗鲁的动作难得地让小孩儿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Natalia却没有和平时一样以此调侃取乐。

她单手把小孩儿的双手扣在一起,另一只手顺着纤细的胳膊向上,凭着经验找到了小孩儿被她弄伤的地方。

指尖轻抚,确认着骨骼没有损伤。

“淤伤。”           

然后用力。

小孩儿疼地浑身一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不疼。”

Natalia心里火气更重。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

小孩儿却连一丝颤抖都没有了。只是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咬牙切齿。

“不疼。”

加力。

“不疼!”小孩儿几乎是在喊了,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不是疼痛,她好像是在……生气。

意识到这一点的Natalia突然回过神来。她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所做的,对方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是在干什么?

她放了手。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小孩儿难搞得紧。心里憋着的一口气莫名其妙地泄了,却没有完全散去。她想说服个软会死么,说声疼我指不定还能哄哄你,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她想她知道小孩为什么不肯说疼。以她的成长环境,示弱只能换来更多的疼痛,所以她小小年纪就一张冰山脸,冷眼衡量人性的弱点,并以此来谋求自己生存所需。

她想说点什么,想告诉小孩儿世界上毕竟还是有美好的感情,她总能找到人依靠,这才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应该相信的。她和她不一样,她还有机会,她应该,站在这个社会的阳光下,而不是和她一样待在黑暗里。

但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她也不可能担负起这孩子的未来,希望和温暖什么的,不应该由她这个满手血腥的人给予。

她因此对每次她推开房门时小孩儿微松一口气的表情视若无睹。

某个念头再次浮现,清晰更胜以往。


她打开床边的灯,打算给小孩儿涂点药,却在上手解开小孩儿衣扣的时候被制止了。

她有些愕然地抬头。

“现在这种情况,药物不应该被浪费在这种小伤上。”小孩儿的目光在杀手的肋骨上一扫而过。

Natalia当然知道自己身上也有大片的淤青,肋骨至今隐隐作痛。但她可没告诉小孩儿。

小孩儿的观察一向敏锐。

猝不及防间,小孩儿轻轻把Natalia推到床头靠着,接过药膏就掀开了Natalia的衣服,一脸认真地上药。

Natalia心中的荒唐感又一次泛起,她堂堂黑寡妇,现在却在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宽衣。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Natalia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身体倒是老实地没什么动作。

“有生命危险的是你不是我,有效战力是你不是我,你应该以你自己为重。”

Natalia移回了视线。昏暗的灯光并没能阻止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特工之一看清楚面前人的表情。因为刚才的生理性疼痛而分泌的泪水已不见踪影,但红红的眼眶配上一脸严肃的冷静脸,让她看得想笑。

想笑就笑才是她的风格。

轻笑打破了沉默,小孩抬起的眸中隐隐可见的恼怒更是让她变本加厉笑得停不下来。

理所当然扯到了肋骨的伤势。小孩看着杀手剧变的脸色显得更生气了。她效仿刚刚Natalia的动作在她的伤口上一戳。

笑声戛然而止。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Natalia急促的喘息声明晰在耳,小孩很快放开了手,继续着上药的工作。

幽暗的房间里,黑发的女孩跨坐在红发女人身上,低着头,指尖轻柔地在女人肋间把药膏抹匀,鼻息轻轻地打在女人光裸的胸腹间,带来轻微的痒意。

女人最终伸手环住了女孩,女孩没有反抗,同样把手搭在女人颈间,微躬着身体生怕碰到女人的伤。

“我真的不疼。”女孩伏在杀手耳边静静地说。

杀手没有答话,搭在女孩背上的手轻轻拍着,像是安抚,又像是别的什么。


Natalia能感觉到女孩比起自己来微凉的体温。那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温热,血管中流动的液体开始有了温度。就像过去的这段时光里的每一次一样。

只是这次,这样的温度没有再动摇她刚刚的那个念头,反而让她更加坚定。

她得把她送走,交给别人,或者怎么办都好。她不能再带着小孩儿四处逃亡了。

她生怕这样的温度,有一天会凉下来,再也感觉不到了。

-----------------------------------------------------------------------------

下章完结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