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

Hello,kiddo(序章)

小镇看上去很闭塞。一条蜿蜒的公路是这个孤独的小镇与外界的唯一联系,车辆偶尔经过,却无一停留。

难得的访客眯着眼打量不远处的路检口,视线在那条趴在路边的癞皮狗身上一扫而过,便从它背后轻巧地走过。

天色已不早了,天边一片乌黑的厚重云层夺走了大部分光线,空气中的湿热逼得人喘不过气来。正值晚饭时分,闲时在街头游荡的不良少年和酒馆里吆五喝六的无业者都已不见踪影,街边窗户中透出暖黄色的灯光,透露了他们的去向。

来人对此并不感兴趣。她抬手拨开从帽檐滑至眼前的一缕红发,脚步丝毫不停,目光四处游走,将有用的信息一一记在心里。餐馆、车行、街角的一间没有光亮的屋子,不远处山上罕有人迹的废弃教堂。

她警敏地留意着四周,掩藏自己的行迹。偶尔有人往街上一瞟,也只能看见空旷的街道。

她不想被人发现,这意味着她得先到半山腰上的废弃教堂落脚,到深夜在到餐馆中取些吃的。

她烦闷地从胸膛中吐出一口气。

这场逃亡已经持续了几个月。她不断在这个异国的各个小城镇间辗转,隐姓埋名,活像只不见天日的老鼠,而追逐她的猎手,是包括她的老东家在内的,世界上大部分的情报机构。

这场逃亡看似永不停止。

每个夜晚她都会从恶梦中惊醒,睁着空洞的双眼,隔着虚空与亡者对视,冷汗淋漓。那些在她手中消逝的生命以及Red Room特工的面孔低语,化作一个她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漩涡。她盯着那些狰狞的面孔,不经意间就看见了自己的脸,那张多年未改变分毫的脸。

她是娜塔莉亚.爱丽安诺芙娜.罗曼诺娃,臭名昭著的Black Widow,前Red Room特工,叛国者,杀手,间谍。

而眼下,这位流亡者躲在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落后小镇里,在一所小小的废弃教堂里弥漫的带霉味儿的空气包围中,蜷缩在由几张年久失修的破木椅子拼起来的简陋床铺上,带着连日奔波的疲惫和几次战斗留下的伤口,紧攥着贴身的战术刀,等待着夜色浓重之时到来。

不远处的小镇上隐约传来清脆的酒瓶破裂声和醉酒男人的怒吼。

闪电划破天空中浓重的阴云,倾盆大雨如约而至。


评论(4)

热度(45)